10. 冬暮大学怪谈(09)

弹幕:

“我靠,她她她她她真的将这个什么雪之心脏吃下去了!!!”

“这个道具究竟是什么鬼,我怎么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?”

“我见过这个道具,确实很难获得,而且它是个高危道具,大部分普通玩家都不会选择接受这它,风险太大。”

“那接受这个道具的玩家呢?后来怎么样了?”

“......反正我见过的,后来都死了。”

“啊?都死了?这么危险?!我还挺期待这个玩家多活几个副本呢,毕竟她有这么逆天的伴生技能呢,多乐啊。”

“说起伴生技能,她刚刚是解锁了这个技能的使用条件吧?没想到这个诡异小女孩居然是关键。”

“真期待,她会怎么使用这个技能。”

“在1v1对抗本里,第一个减员的竟然是罪犯阵营......”

“这个李连余,他是不是暗礁公会刚吸收的新人来着?”

“是,他确实是暗礁公会的,这下可有好戏看喽。”

“本来吧,她刚一来,系统直接来个全游戏播报,所有玩家都知道了特殊玩家的事,暗礁公会怎么可能不关注?现在她第一个副本就整死了个暗礁的人,跟下马威似的,这下怕是要成为暗礁的眼中钉,肉中刺了。”

荒原上。

圆圆的身体逐渐变得浅淡透明,她抹去泪水,绽开一个粲然的笑容,向安睿挥挥手进行最后的告别,如蒲公英一般慢慢随风而逝,消失不见。

安睿目送着她的离开,轻轻说道:“再见,圆圆。”

圆圆走了,偌大的荒原仅剩下安睿孤身一人。

她回想自己刚才的举止言行,包括神态和遣词造句,每句话的语气,是否和身处这种情境的正常人一样,是否符合她一直树立的人设,这是她经常会做的复盘。

似乎一切都很完美,除了——

没能流下恰达好处的泪水。

哪怕退一步说,她和圆圆只是刚认识,还没有到要为她的离别而流泪的程度,但至少眼里要有泪光吧?这样才符合她伪装出来的温柔善良人设。

她果然还是哭不出来。从小到大,她从来都没有为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哭泣过。

她知道自己有颗石头一样的心,冰冷,无趣,像独自放映,无人观看的黑白默片。

但安睿一刻都没有放下伪装。

她学会了洞察人心,把握正常人微妙的心理变化,她懂他们各自都需要什么,渴望什么。就像对待圆圆,她为她做饭,并不是因为同情,目的仅仅是利用,因为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能交换来感激和信任。

安睿有一颗冰冷的心。

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融入集体,融入社会,和身边所有人都打成一片,如果某天她被孤立在群体之外,她一定会为此感到困扰。

并不是因为在乎其他人对她的看法与态度,恰恰相反,在这个世界上,她只在乎妈妈一个人,她无法对其他任何人产生真正的情感联系,更无法共情。

她只是怕,若将来有一天,她的真面目终于昭然示众,她便会被排挤到人类社会的边缘,孤独地游离在群体之外,再过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内在的真实天性最终撕破外表虚假的皮囊,她会变成一个和群体格格不入的,彻头彻尾的野兽,或者怪物。

到那时,她会不会真的做出残忍的事,成为妈妈最憎恨的那类人?安睿无从知晓。

沿学路上的意外车祸,见到安睿不正常表现之后同学们悄然变化的态度,在安睿看来,这一系列事情像不详的预言,警示她,除非她真的成为一个正常人,否则伪装终究只是伪装,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。

安睿时时想起系统给的承诺——只要不断帮助普通玩家战胜罪犯玩家,游戏就可以帮助她实现成为一个正常人的愿望。

想到这里,安睿那仿佛弥漫着沼泽黑雾的眼底浮起零星的碎光,宛若坠入海底的星辰再次被潮水托起。

她唇角勾起似有似无的笑意。

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哪怕不惜一切代价。

...

与此同时,回溯之廊外,冬暮大学副本里两个阵营的玩家都收到了系统的播报:

【胜方已揭晓,本次回溯结束,回溯之廊即将关闭】

系统的机械音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。

已经回到宿舍的三个女生支起耳朵,“什么?胜方揭晓了?”

在安睿进入回溯之廊后,系统播报了进入这次回溯的还有罪犯玩家,听到这个坏消息,所有人都替安睿捏了一把汗。

严悦伊更是心凉了半截。本来回溯之廊就很危险了,还混进去一个罪犯玩家,这不就是让安睿送死吗?

活下来的玩家会是安睿吗?不知为何,严悦伊对安睿产生了一种奇妙的信任感,她隐隐觉得,安睿说不定真的会赢。

因为直觉告诉她安睿是一个特别的人,和所有人都不太一样。

【本次回溯胜方:普通玩家阵营】

一锤定音,听到“普通玩家阵营”,三人忍不住欢呼起来,互相击掌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笔趣看【bbiqukan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不要乱加怪谈规则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