呓语(你们姊妹的喜好倒是差的多...)【1 / 3】

《烬欢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笔趣看bbiqukan.com

唇齿间残留丝酒气,江晚吟猜测陆缙酒,今晚才此反常。

江晚吟惴惴安,掰试图钻

,陆缙按住腰:“别。再,?”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“睡吧。”陆缙握腰调整合适位置。

江晚吟却法安眠,纠结,轻轻口:“郎君,习惯,,等明晚适应适应再试榻?”

声却仿佛石沉海,半点回音。

江晚吟回头,觉陆缙知何呼吸已经平稳。

等陆缙睡熟再拿,悄悄

刻,两刻……江晚吟撑眼皮默默敢睡

太累,白立雪堂耗神,刚刚耗体力,俱疲,两刻钟,陆缙睡,江晚吟眼皮黏,却睡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确饮酒,远远程度。

,却莫名烦躁,像毛头进门便故

犹嫌够,今晚留,让尝尝夜滋味。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尤其陆缙感让法忽视,句话便让坐针毡,即便,仍严严实实,沉甸甸

江晚吟挣敢乱,疲累至极,三更终究捱住昏沉沉直接睡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晨间,江华容被使硬醒。

“夫,已经快卯……”使急,“若非此,奴婢绝敢惊扰夫您休息。”

使昨夜守夜打圆房常常三更已经习惯,即便三更,使脸窃窃私语几句,并

四更,叫江华容。

“三妹妹静吗?”江华容问。

静悄悄,仿佛睡很沉。”使答

“嬷嬷,?”江华容土,急像热锅蚂蚁,“郎君,故此?”

孙妈妈摇头:“姑爷脾气,若立即。”

江华容,郎君怎明知江晚吟,床?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已经亮回恐怕难逃劫。

江华容焚,咬牙使:“若郎君需记牢痼疾,孕,找江晚吟,且甘愿此,仅此已,其,知吗?”

使纷纷低头,孙妈妈亦声,明白江华容打算弃卒保帅

,怎伯夫林姨娘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林姨娘伯夫远方姊妹,伯夫顾氏膝迟迟,渐渐忠勇伯欢

回林姨娘做客,惹忠勇伯几眼,顾氏便思,将林姨娘灌醉送夫君床

毕,顾氏口攀诬林姨娘爬床,拿捏林氏。

林姨娘儿,顾氏却侥幸,站稳脚跟,便渐渐觉林姨娘碍眼,设法

隔十数,江华容竟唏嘘。

林氏母,孙妈妈却依计答应

段落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并且退浏览器阅读模式

江晚吟虽睡觉睡踏实,思夜梦,越担,便越

立雪堂,孙清圆换,震惊,厌恶,鄙夷……审视目光锐利百倍千倍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