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流氓花痴【1 / 2】

《葬刀记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笔趣看bbiqukan.com

,比春风料峭早半月,乌云驱赶,雪纷纷扬扬

观潮楼外,万雪飘,苍穹熔炉,溶万物白银。

踏冰卧雪间,冬抹风,愈加欢喜愁恼。被雪水浸泡被老叫花揪耳朵,打顿打狗棍,罗刀异常苦闷番温泉,才洗净老叫花拍打重重污垢。

老叫花打重落轻,皮肉却伤筋骨功夫,实老辣。罗刀搓掉身污垢,浑身处淤青,反经脉间极舒坦,堵塞七窍,隐隐突破迹象。

才知老叫花

良苦。

思百般纠葛,罗才翻爬丫鬟侍候,穿戴新。待房门,门边许久郡主,张冻红扑扑担忧,几分亲热。副哀怨,幽怨目光惊艳已,舔红唇,暗俊秀。比象姑馆兔儿爷俊俏几分。

蓬头垢、被赶鸭架,跻身丐帮八袋长老,冷丁见口水直流笑,眼呢。

姑姑云秀郡主,往王府俊秀公。即便轿喜欢掀俊男,眼珠便般。憷,难貌取-色徒?姑姑此,此?

刀见目光勾,呆呆傻傻花痴,白眼,走身边,冷丁故厚实衣襟,袒露赤裸胸膛,耍流氓。云郡主忙羞涩眼睛,嘴脸。

头,缝却偷偷缝隙,见体格健壮,肌肉达,尤其块状胸肌腹肌,结实、浑厚、充满男性力量。难怪叶烟穿衣显瘦,脱衣肉呀!

双眼光射寒星,两弯眉浑刷漆,竟觉间松,嘴角翘痴痴傻笑,羞涩目光饿狼鲜肉般,带炽热期待。哒,暗爽!

刀见副痴傻,被寒风吹胸膛,顿阵寒,连忙将严严实实,啐口,愤愤,流氓。

转头迈嘚瑟步,傲慢别院。待走别院,整跑向北山王府堂,似乎身条嗷嗷待哺饿狼,虎视眈眈。

郡主撇嘴耍流氓,见真章。怂很。

话刚刚口,捂住嘴,怯偷望四周眼,见四周丫鬟避退三尺,才红脸再次翘舌,哀怨,呸呸,话怎口。太羞

刀其实早已经听虎狼挑衅,浑身哆嗦更厉害。旦怀春,实怕。

偷偷摸摸,欲罢湖畔,,占尽便宜,余香,几犹未尽。

果真应验句老话:妻妾,妾偷。

舔嘴,吞吞口水,偷偷回望娇羞郡主,凛,入骨料。初窥似乎波澜惊,再细,却暗流涌惊涛骇浪。尤其慌乱间盈盈握,远比白雀玉雕兔丰润高翘。

打定主退。倘若昏君依旧肯让,索性豁米煮熟饭,。老此算计

愫,端怜。枉号称魔王,烟花身经百战,却压根。跟久经考验花豹姜山比太远。连老王爷万万

般懵懵懂懂,欠欠。惊涛,狂潮。越,越纠缠休。

堂院,见桀骜红朵儿,竟媳妇般乖巧身躯磨蹭脸傲慢黑马鲲鹏,罗刀顿,指红朵儿被它拿

黑马鲲鹏腾,怒气冲冲甩脖,喷唾沫星,嘶鸣几声,似乎极红朵儿则脸委屈耷拉脑袋,目光隐隐含眼泪,敢与正视半分。

刀抹唾沫,解气,指定霸王硬弓。老流氓,信信老吃肉。

老叫花冷哼笑声,骂它甚,罗老东西巴它早点给老罗添丁增口。让它打眼,福气。别歹。

鲲鹏似乎听懂老叫花话,再次喷喷鼻,更加傲慢张狂。红朵儿索性蹲,翘屁股,似乎让它继续宠幸。

刀服气,气急拇指,恶狠狠,马王爷牛!太牛

黑马鲲鹏,撇转脑袋,腾四蹄,嗷嗷几声痛快嘶鸣,似乎它此高傲霸

刀拈石头,狠狠,哭笑嫉恨牛,嘚瑟屁!

黑马将身石块,朝脚踢,见罗刀涨红脸,脸吃瘪,顿万般红朵儿喷响几声鼻,悠哉乐哉走向院。似乎院才红朵儿洞房。

刀哭笑它踢石块,懊恼拍脑瓜,信口骂,狗马王爷,真红朵儿耐,万般卑微脸追,索性眼烦,径直走进堂,冲老叫花身边便酒狗肉。

老叫花嗤笑声,似乎早预料,将挑,顿酒狗肉,呸口浓痰朝,嬉笑老夫嘴抢食,点。

刀暗叫即躲浓痰入喉般戏弄,抽妖刀,刀斩老叫花坐惊,跟根筷,变化端,竟打狗棍法。

间桌往,片刀光筷影。

云豹韩江、金钱豹钱宇花豹姜山似乎见惯惊,各斟酒吃肉,哥俩拳。让罗刀极气愤老叫花凭双筷难舍难分,竟工夫划拳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