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乘胜追击

天才一秒记住【笔趣看】地址:bbiqukan.com

朱元璋次见刘文炳申湛此针锋相,此刻见公,暗喜。

刘、申二争论,却服谁,向朱元璋。

朱元璋见状,笑笑,:“李卿,法?”

桢闻言,躬身奏:“臣觉理,风险颇,倒方案更稳妥。”

“因叛军横十余北方势力已比朝廷弱,短期内剿灭难度太,臣觉应步步营,稳扎稳打......”

申湛待李争辩:“襄城伯,叛军虽横十余西安京城却足半。”

州县除少许兵马镇守外,管理官吏原班马,官吏叛军威势臣服,并归顺。”

“若反攻,坚守,完全短期内收服......”

桢摇头:“申叛军溃逃,尚击溃防线,足见军战力足......”

......

争论,依致,请朱元璋圣裁。

朱元璋打量眼,随即解腰间佩剑,递给吴孟明,沉声:“吴知,将此剑送给平西侯。”

“让督军战,若抗旨遵,拖延畏战者,论职务高低,均凭此剑先斩奏!”

此言愣,吴孟明佩剑,准备走东暖阁。

刘文炳见状,惊,急忙跪奏请:“陛,各路援军尚未完全归,若此旨,臣恐其反,请陛三思!”

朱元璋知才刚回京,尚未解清楚况,便笑:“安公,勿需担,吴三桂此刻鬼,正立功表忠尽力。”

高杰栋虽军,其实各部曲,加因李本深早已貌合神离,咱次拆军,高杰尚未异议,头。”

“至马进忠、王允、姜瓖等皆碌碌辈,平西侯足镇住......”

刘文炳听完朱元璋讲述,才明白,主请缨:“陛,臣带骑兵虽保定折损,战。”

“臣愿率军潜入山西,联络李建泰、韩霖傅山等李贼攻击。”

“纵使功,臣亦守住通往西安关隘,必让叛军轻易通。”

朱元璋闻言,沉声:“山西虽空虚,孤军深入,旦被叛军,恐难突围。”

李建泰虽曲沃率军建树,往山西迫,顾尚且暇,相助?”

刘文炳摇头:“陛,您知,李建泰虽懦弱,赞画傅山韩霖却颇才干。”

韩霖火器水平汤若望,曾乡组建支火枪队阻击叛军,傅山仅精通诸,更医术精湛,山西活数,颇百姓敬仰。”

“加山西本威望,应短期内集聚。”

“加率皆骑兵,纵使被叛军保。据城坚守待援,率军突袭,叛军腹背受敌,必敢死战,请陛恩准。”

朱元璋先此打算,此刻见刘文炳理,沉默:“,既此,咱,若协,返回,切勉强!”

刘文炳恭敬应,便与吴孟明东暖阁。

“李卿,真虽已退咱担豪格仓促应战,未必尔衮朝鲜,?”

朱元璋向李桢,脸凝重

桢闻言,沉默:“陛,先真攻击朝鲜,朝鲜曾向朝廷求救,朝廷因忙剿叛,未援助,致使朝鲜破,两因此结仇。”

今朝鲜托庇真,恭敬君父,臣恐限,未必服朝鲜归。”

朱元璋点头:“襄城伯,此点咱已谋划,此次王卿依客商往朝鲜,咱再赞助百万两银。”

笔银联络尔衮豪格朝鲜势力,侧帮助豪格。若豪格落败,使臣身份访问朝鲜,,亦足真分!”

“至安全问题,,福建郑氏已率军北佯攻皮岛,随即陈兵朝鲜,助威。”

桢闻言,惊讶:“福建郑氏真吗?”

朱元璋点头:“错,兵马正,由路程较远,尚未达,比南京方军队晚太久。”

桢见朱元璋此笃定,躬身:“既已安排切,臣定服朝鲜降!”

朱元璋摇头:“朝鲜被真奴役非,仓促间让转变太困难,态度转变即。”

尔衮维护权威,势必步威逼朝鲜,真正劝服良机。”

桢躬身应转身离东暖阁。

朱元璋见申湛异,知因张应京结,犹豫:“申卿,找蒋卿趟,问问郑氏消息?”

申湛思考否该询问郑氏,此刻见朱元璋主提及,便低声:“陛,若郑氏并未兵,您准备怎办?”

朱元璋沉吟:“根据蒋卿法,郑芝龙虽四弟郑鸿逵却颇且实力弱。”

“咱,纵使郑芝龙衷,郑鸿逵未必按捺住,郑氏兵马,咱让南京兵马扮郑氏军队攻击皮岛。”

“既郑氏名声外,水战,仓促间敢追击,若战,朝鲜势必。”

申湛沉默,并未再口,躬身,正准备走东暖阁,却听朱元璋声音响:“申卿,回头份旨,封襄城伯威北侯,色!”

申湛闻言,身体微颤,随即恭敬

《朱元璋穿越崇祯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笔趣看b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