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路见不平(求追读)【1 / 2】

“哦鲍尔,紧张,刚刚确遭遇志愿军伏击,已经将打退。”

驾驶员聊,车,解解闷,哈哈哈。”

约翰军官边直冒冷汗,紧张口唾沫,蹩脚谎话,似乎太相信。

边鲍尔军官听完约翰理由,顿眉毛拧“川”字,张嘴逼问,话刚刚喉咙边,却

军官,刚刚校毕业父亲丢镀金,刷资历升官财。

领导并交给任务,军队公路走走停停。

喝点酒,友军将仗打候,点便宜战功。

混战绩资历艘军车劲,却犹豫

“别定真志愿军距离打,志愿军全军覆……”

命估计呀,高贵帮黄皮猴命,买卖做。”

鲍尔碎碎念候,戎却紧张

奶奶,再等更危险,干脆,反正。”

戎终,抄冲锋枪往军车外跳。

“冷静,候,恐怕转机。”

雷公见余冒失,连忙揪住身体往回拉,低声

“放!”

军官鲍尔却令叫士兵放,显已经决定风险。

“兄弟,保重!”

军军官鲍尔语双关,略惭愧眼约翰。

“呼——”

候,装睡伍千才长舒口气,刚刚几分钟,真煎熬,鬼门关走趟似

汽车再次缓缓,带丝丝尾气,军目光注视缓缓离察觉劲,阻拦,被鲍尔给拦住

运兵车走远,七穿插连继续赶路,颠簸,伤员受

“佟——”

伴随几次震响,汽车再次被石头雪堆给颠差点翻减慢速度继续驶。

“平河,吗,休息?”

雷公细观察平河闭眼睛,贴栏杆,痛苦孔表狰狞,关切

,抓紧间赶路,住。”

平河嘴刚刚赶路颠簸已经让摇晃栏杆,身伤口早已再次撕裂

“停车休整十分钟!”

伍千伤员,虽间紧迫,决定原休息儿再

少车七穿插连战士缓缓精神活筋骨,干脆躺,呼呼

“哥,按走,久才指挥?”

伍万甩胳膊,模糊公路,夜长梦早点休息

“瓜娃点苦?”

雷公边剥土豆,边笑伍万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