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宁王醒来【1 / 3】

宁王醒

田韵韵战战兢兢福身

萧慎谨慵懒太师椅,幸灾乐祸

“十五弟醒已经知晓。”

福抱歉田韵韵眼,转身快步往外边走

关门声吓田韵韵跳,回头眼紧闭房门。

左右两排站凶神恶煞侍卫。

感觉待宰羔羊,二皇

,田韵韵觉太阳,更别提退休

萧慎谨端茶杯,遮住脸

禁逗。

“咳咳!应该交给十五弟任凭处置。”

田韵韵拧腿,抽泣两声抬假装擦眼泪。

副视死眼神萧慎谨,“殿,打狗。”

何给父皇十五弟交待?”

殿鉴,您貌取,愿殿鞠躬尽瘁死已,竭尽谋士殿分忧解难。”

田韵韵口气完,双头顶萧慎谨礼。

萧慎谨:“谋士??”

田韵韵力点点头,“。属相告。”左右两边侍卫。

萧慎谨挥侍卫退

。”

田韵韵走低声:“昨晚梦。”

萧慎谨瞳孔震,惊疑,“什候?”

田韵韵:“久,左右。”

许久,萧慎谨才冲摆摆

田韵韵松口气,转身走被汗水湿透。

屋内,萧慎谨抽画卷底三张誊抄试卷。

筛选文章贡院送,其温阳、千黎古、鱼明三文章色。

主考官提绝口,引皇帝充满期待,疼爱公主挑选驸马。

萧慎谨收消息田韵韵先知几分。

温阳境贫寒,父母病重卖掉齐医药费。

正准备放弃科举,景王正

父母救回,景王买送给,帮安葬父母。

温阳

萧慎谨刚送走皇叔,贵妃宫晚膳。

消失踪。

‘谋士’田韵韵被迫跟洛神殿。

贵妃张雅等候打听二皇

贵妃笑脸相迎:“谨儿,快爱吃。”

破裂修补

田韵韵努力忽视气氛。

感受目光盯

张雅眼神丝嫉妒,丑宫胎记淡,腰身细,脸

,凭什表哥每次

肯定给表哥喝迷魂汤。

田韵韵冷笑,等,定目让表哥清楚。

田韵韵:莫名其妙,算计较,拉低智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