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一章、醉生梦死假把式【1 / 2】

晏铮承认,激愤

原本激愤,将望舒亲脸颊通红、鬓松散、衣襟凌乱……

住更冲

怪朕吧?望舒拒绝。

暖阁,暖气薰,殿外扑簌簌雪落声音。

斜躺锦衾软枕,汗水初消,寝殿昏昏向晚,岳望舒识渐渐回笼。

懊丧,怎……

枕边皇帝晏铮匆匆穿抱腹与衣,翼翼偷瞥望舒神色,气。

「外……。」岳望舒将主腰被窝

晏铮忙将衣递给,并柔声问:「赏雪吗?」

岳望舒摇摇头,兀穿裤,神依旧懒懒,嘴喃喃:「月……」

越……耽溺富贵声色

织金彩缎、被缂丝花鸟、薰炉鎏金宝塔,放香榧荷叶盘碧玉雕,连痰盂玛瑙知何,沅芷宫尤其殿澧兰殿已经般奢侈!身边伺候太监已经认全,花房送鲜花……

珍宝,永远先紧沅芷宫。

皇帝,亦算

「感觉,……」岳望舒喃喃语。

晏铮脸色紧,「哪??」

岳望舒挠挠头,「点醉梦死。」

晏铮先口气,由笑,「怎梦死?」——虽望舒却点迷迷糊糊爱。

岳望舒忽:「像很久。」

晏铮神色紧,轻声细语:「,京路滑,等春暖,宫赏玩。」语气温温吞吞,却似束缚。

候,玫瑰岭皇庄烤火吃柿饼。」岳望舒突点怀念

晏铮连忙带几分宠溺:「吃柿饼金贵东西,吩咐声便。」

岳望舒:关键柿饼啊!

啊,确实

岳望舒:「赏雪吧。」

!」皇帝晏铮笑容更加宠溺,提玫瑰岭

岳望舒今很耐寒,住皇帝啰嗦,穿貂披风——雪貂皮做料则梅红妆缎,襟粒赤金梅花母扣,衣襟宽,足足垂直脚踝,抹玉兔捣药裙底斓双胭脂红色珍珠翘头鞋。

松松梳宝髻,点缀奢贵红宝石牡丹掩鬓,头,怕寻常

富贵迷眼啊。

晏铮将热烘烘鎏金梅花袖炉塞

岳望舒忍笑:「臣妾冷,皇吧。」便袖炉推

晏铮由嘴角翘,顺势握住,望舒温热,握

雪,依旧扑簌簌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